民营企业杠杆率是被动上升的吗?



商悦传媒   2019-05-10 07:34

导读: 近一段时间,同行和投资者讨论杠杆率的越来越多,尤其是有人按照所有制的分类统计了下国有企业和非国有企业...

  近一段时间,同行和投资者讨论杠杆率的越来越多,尤其是有人按照所有制的分类统计了下国有企业和非国有企业的资产负债率的情况,最终的结果表明民企的杠杆水平近年来逐级提升,而国有企业的杠杆水平得到有效控制,再结合近一段时间的产业和

  为此,我们统计了全部经营地为中国的非金融上市公司的杠杆率数据,包括A股、香港H股、香港红筹股、香港中资民营股、美国及新加坡等地的中概股,按照其所有制类型进行分类汇总。(少许港股和海外中概股因为股东披露信息有限,难以追踪至其最终的所有制情况,我们只能根据经验进行分类)从数据来看,国有上市公司的杠杆率的确得到了有效控制,仅2018年中报出现小幅上升,而非国有上市公司的杠杆率还在持续上升。

  经验来讲,在探讨总量数据的时候,一定要先分清楚行业结构。我们知道不同行业国有企业和非国有企业的比重存在非常大的差异,并且上市公司当中,国有企业和非国有企业的行业贡献也不一样。我们按照GICS二级行业(Industry group)分类准则,以总资产的大小对全体中国非金融上市公司进行了行业占比的拆分,发现国有企业当中,能源和资本品等重工业占资产的大头,而非国有企业当中,房地产占统治地位。(资本品行业指企业的设备类资产对应的产品及其上游生产商,对应部分申万行业分类下的机械设备、汽车、国防军工等行业的标的。)

  我们把这些资产占比较大的重资产行业(房地产、资本品、能源、电信服务、原材料)拉出来,比较其行业整体的杠杆水平,能看到除房地产一直在加杠杆以外,剩下的行业杠杆率大多没有出现明显上升,受益于供给侧改革的原材料行业的杠杆率还下降了。

  那么房地产是不是非国有企业杠杆率出现持续上行的因素呢?统计之后发现,房地产行业,无论从负债率本身来看,还是从负债率的上升来看,在非国有上市公司当中都可以说是“一枝独秀”了,再加上前面我们看到的,非国企资产占比当中房地产占比最大,我们大致可以推断,非金融的上市公司当中,企业杠杆率的上升主要是由房地产杠杆率提高导致的。隐藏在“其他行业”当中还有一个行业的负债率在2017年年报出现了较大的抬升,这个行业是技术硬件与设备,主要归功于刚上市的净负债企业小米集团(。

  我们知道,房地产公司,尤其是民营房地产龙头企业,近几年在剧烈地扩张当中,主要归功于地产销售的阶段性回暖和龙头效应的集中显现,将其负债率的提升归因于环保、供给侧改革、去杠杆等政策因素的变化明显有失偏颇。

  如果我们探讨受环保和供给侧改革影响的行业,主要为工业企业,就发现杠杆率没有那么明显的变化了,民营上市公司对杠杆率的控制远好于国有上市公司,所以也再次证否了所谓的民营资本为了应对政策变化和原材料价格上升而被动提升杠杆率这一说了。这里我们将以下行业归类为工业企业:半导体与半导体生产设备、技术硬件与设备、家庭与个人用品、耐用消费品与服装、能源、汽车与汽车零部件、食品饮料与烟草、制药与生物科技、资本品、原材料。

  不过,直接使用统计局的数据的话,可能会看到另一番风景:国有控股的工业企业杠杆率维持稳定,而工业企业的杠杆率出现了明显的上升,这和我们在上文看到的数据有明显的出入。我们认为,这是所有制类型不一样导致的。我们在上文统计的国有和民营上市公司在统计局的口径中多属于股份所有制,而统计局口径中的企业、国有企业、股份制企业中还有大量未上市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

  从规模来看,国有企业平均主营业务收入水平明显高于股份制和工业企业,工业企业平均体量最小。这有可能是环保和融资政策的变化导致龙头效应提升,较小的企业经营困难,被动提升负债所致,也有可能是口径的调整导致的被动提升,或者其他原因。这就需要下一步对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经营数据的细致研究了。然而以整体的角度来看,我们并没有看到民营经济出现所谓被动加杠杆的情况。

  风险提示:产业和融资政策超预期调整;流动性风险。民营企业杠杆率是被动上升的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